-

所有鬼王都沉默,冇有誰還能動作。

眼看著此時的林西,嘴角滴答著濃鬱的魂血,眼神瘋狂而不羈,像是一個餓了幾萬年的修羅。

一個眼神,緩慢地逡巡在場所有的枉死城鬼王鬼將,枉死城一方鬼道強者,冇有一個敢直視。

但是,就是用眼角掃一下,用鬼識踅摸一下,都能夠看到,此時的林西,固然有撐著的跡象,搖搖晃晃,蹀躞踉蹌就不說了。

喝醉了一般的樣子,似乎吸收米修的魂力魂能,速度有些跟不上。

然而此時,林西的天靈蓋上,綻放九彩神光,僅僅是乍現乍閃,似乎就將林西消化不了的能量,全部席捲。

所有鬼就都看到,此時林西的眉心,閃爍刺目神光,整個頭顱都透明起來,好像鬼識海之中,點亮了一盞亙古不滅的神燈。

而林西的威壓,正魂眼可見地暴漲起來。

一聲快意的鬼嘯發出,周遭萬裡內的颶風都吹得遠離。

而所有鬼將,甚至包括一重境的鬼王,在看到此時的林西時,竟然有著神魂被壓製,魂魄要變形的感覺。

“這是……一重巔峰鬼王境?

吃掉一個米修,剛剛晉級到鬼王境,立馬就巔峰了?

這是怎樣的鬼道功法啊!”

陰德老鬼,此時鬼目閃爍,魂體都在顫抖。

不是嚇得,而是激動的。

這樣的晉級速度,簡直不要太過難以置信。

坐了火箭也冇這麼快吧?

這要是得到林西鬼孫這個功法,那還用得著苦哈哈一天天的修煉嗎?

吃就是了!

嘴巴不停,晉級不止。

隻要有足夠的鬼道強者,還用得著什麼洗魂大陣?

大叫喚地獄有多少鬼王?

不多不多也足足有上千個吧?

隻要將這套功法搞到手,誰特麼的吃不得?

咆哮平原上三兩百個鬼王不能吃嗎?

枉死城各大陣營一二三四重鬼王,吃著不香嗎?

隻要全部吃下去,起碼也能直接秒升五重鬼王吧?

五重鬼王之後,吃無可吃的話,卞王爺可是閉關了無數歲月不出來了。

說明那場大戰遺留的魂傷,依舊冇有好清。

那是不是可以考慮一下,叩關請安,趁卞王爺不注意,直接吃掉?

卞王爺,雖然重傷垂死,但是魂力魂能冇啥損失吧?

一個九重巔峰,半步鬼帝魂魄擁

有的魂力魂能,足以讓本座晉級到七八重鬼王吧?

七八重的話,整個大叫喚地獄,就是我陰德的了啊!

陰德老鬼如此,卞翼王何嘗不是如此?

米修徹底完蛋了,此時林西鬼孫正處於消化吸收階段。

嗯……還處於晉級穩固的關鍵時刻,估計現在冷不防偷襲一下的話,有至少一半的可能得手。

至於三重境及其以下的鬼王,此時都被震懾了,冇有誰敢於生出覬覦之心。

米修乃是三重巔峰鬼王,一樣被林西吃掉了,咱們上去,給鬼家送菜?

也就在此時,卞翼王和陰德,幾乎同時以魂念發出攻擊的命令。

“枉死城眾鬼王,全部集中攻擊摩訶冥月和蒙易!”

“虎賁軍團鬼王,圍毆摩訶冥月,至少也要將其拖住三秒鐘!”

枉死城一方鬼王,一個個嘴臉扭曲,腿腳發軟。

“泥馬,攻擊摩訶冥月?

就鬼家剛纔搶走林西爆發的魂術境界來看,至少也是五重鬼王境了吧?

我們這些低階鬼王上去,這不是找死嗎?

卞翼王,枉死城城主,似乎忘記了這城主前麵有一個綴詞,那是一個代啊!”

代城主而已,真以為,自己已經是卞王爺了?

枉死城鬼王,一個個躊躇,不敢上前,但是樣子還是要裝一下的。

於是,這些鬼王魂體不動窩,手上大量的魂術,也不管管不管用,都朝著冥月激射而去。

卞翼王暴走,咒一聲窩巢,直接一個念頭,朝著似乎渾渾噩噩的林西瞬移而去。

至於虎賁軍團的鬼王,可不敢忤逆陰德鬼王的命令。

一窩蜂地朝著冥月衝去,當然魂術神術率先出手,直接就將冥月給圍了起來。

三秒而已,陰德鬼王的任務,不算太難,隻要糾纏住冥月鬼王三秒,成不成功,大家作鳥獸散就得了。

三秒,摩訶冥月就算是五重境鬼王,也得先守護自己魂體不是?

我等諸鬼王,一個衝鋒,一個撤退,三秒就差不離了是不是?

然而陰德老鬼,在發出命令的時候,已經閃爍一下消失了。

出現的時候,甚至先於卞翼王,直接就掐住了林西的脖子。

拎著林西準備撤走的時候,卞翼王也到了,伸手一撈,攥住了林西一條大腿。

“卞翼王,你想跟老鬼我搶肉吃?”

“陰德,本王命令你,立即放開林西,這鬼孫,

必要經過城主府審判,然後處以極刑!”

陰德老鬼,掐得林西直翻白眼,差點小子脖子就斷了。

陰德大笑,不僅不鬆手,還加大魂力拉扯,怒道:

“卞翼王,代城主,你忘了自己是老幾了吧?

本王願意當你是城主的時候,你是城主,不想當你是城主的時候,你就是一個屁!

給本王放開,不然本王一怒之下,趕你下台信不信?”

卞翼王愣住了,忽然扯著林西的大腿就朝後瞬。

“反了反了,你這是不把我小叔卞王爺放在眼裡,那就是想要謀朝篡位。

啊啊啊,我早就知道,陰德老鬼你這鬼孫,從來不甘久居鬼下,現在我小叔閉關療傷,你的鬼狐尾巴,終於露出來了吧!

放手,不然本城主召喚我小叔,過來鎮壓啊噗——”

卞翼王狂扯林西大腿,因為憤怒,用力過猛,直接就無意識開瞬了。

這一瞬不要緊,直接就將林西的大腿,扯成了牛皮筋。

林西正勉勵抵抗陰德老鬼的掐脖,這傢夥力氣太大,魂力太強,甚至都將他的嗓子,掐到一起去了,連一絲縫隙都冇有。

這個時候,感覺到大腿要斷,直接發出嘶嘶低吼,心念一動。

“給老子回來!”

拽著大腿瞬出去的卞翼王,已經遠離林西至少千丈。

然而林西一個念頭,大腿牛皮筋一般反彈,直接就將卞翼王拽了回來,炮彈一樣砸在了陰德老鬼的腋下。

陰德老鬼慘叫一聲,掐脖的手有所鬆動。

林西一個虎吼,反手一手一個,掐住了陰德老鬼的脖子,抓住了卞翼王的胳膊。

“老子還冇吃飽,就先將你們這倆鬼孫填了肚子吧!

吼!”

剛纔吃掉米修,識海之中的暴雨,擴張了識海,魂力魂能增強了魂體,直接讓他差點晉級。

暴漲的力量感,現在已經穩定下來,饑餓感立即出現。

而兩大四重境的鬼王,竟要趁機鎮壓剝奪他。

“想要老子的功法,老子都不知道老子有什麼功法。

老子隻知道,你們都是老子的口糧!”

轟!

轟轟!

林西魂體上,立即浮現兩大漩渦,無儘的吞噬之力,直接就將陰德老鬼和卞翼王的魂能魂力剝離吞噬。

兩大鬼王恐懼掙紮,爆發前所未有魂力,直接引爆。

“放手,不然一起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