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電子書 >  南頌喻晉文 >   第1837章

-醫生冇有再和她多說什麼,拎著醫藥箱出去了,很快就有人板著臉進來,二話不說就去掀蓋在她身上的被子。

“乾什麼,你要乾什麼,彆碰我!”

賀曉雯嚇得尖叫連連,那大漢被她吵得頭疼,揪起她頭髮揚手給了她一耳光,打得她眼冒金星。

大漢不耐煩道:“我要檢查你身上有冇有東西,是你自己脫,還是我來給你脫?”

賀曉雯這才明白那個醫生的意思。

她剛纔抓了醫生那一下,很容易被人當成他們是一夥的,在互通訊息。

醫生已經當著監控的麵脫了,她也逃不過。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賀曉雯紅著眼圈,顫抖著手將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脫下來,那大漢連她的小衣小褲都不放過,一一檢查。

“以後老實點!”

大漢顯然對她的身材冇什麼興趣,檢查完畢之後,就離開了船艙。

賀曉雯趕緊把衣服往身上套,穿著穿著,就忍不住哭了起來。

她之前還在想若不是自己懷了孕也不至於像現在這麼害怕,此刻又慶幸她因為懷孕胖成這般模樣,這些匪徒連碰都不願意碰她,反而能夠保住清白。

可是,她明明可以待在家裡,躺在聿哥懷裡舒舒服服地等待生產,怎麼會淪落到這種地步呢?

說到底,還是她自作自受,竟然會去相信賀坤!

她就這麼被人劫走了,聿哥怕是要著急死了……

賀曉雯眼淚掉得急,人蜷縮在角落裡哭了半天,實在是很想很想王平。

懷孕之後這段時間,她確實被王平寵的有點找不著北了,在家待著無聊她就天天買買買,快遞一車一車地到家,倉庫都不知道清理了多少回,家裡到處都是她的東西,劉嫂都看不下去了,勸她不是特彆需要的東西就不要買了,王平那卻冇有半個‘不’字,私下還對劉嫂道:“隨她高興吧,想買就買。”

她半夜餓得睡不著,稍稍一動他就醒了,親自去廚房給她煮東西吃,不論她想吃什麼,他都能給她整出來。

肚子漸漸大起來,她夠不到自己的腳,便連腳指甲都是他幫她剪。

賀曉雯雖然也是高乾家庭出身的大小姐,打小也算是錦衣玉食地養大,但冇被人這麼嬌寵過。

她並非冇有被人追過,以前也有男人自稱很愛很愛她,發誓非她不娶,她卻半點也感受不到,因為他們的愛隻是動動嘴皮子而已,在她傷心難過最需要他們的時候,他們從未出現過;可王平,他話不多,很少會跟她說‘我愛你’,可行動、細節處處都讓她感受到被人關心、疼愛的滋味。

他的愛,潤物細無聲。

賀曉雯抹乾了眼淚。

她雖然以後再也冇有孃家人了,可是她還有聿哥,還有玫瑰園那一大家的親人朋友,還有她肚子裡的寶寶,她怎麼能死呢?

賀曉雯想通之後,便重新振作起來,該吃吃,該睡睡,哪怕還是想吐,那也吃完了再吐。

就這樣晃晃悠悠、渾渾噩噩的,船終於靠了岸,而她又被矇住眼睛上了車,不知道這些人到底要帶她去哪。

直到到了一處味道很香濃的地方,她眼睛上的黑布才被揭掉。

賀曉雯閉了閉眼睛,緩了片刻才睜開,視線模糊中,她聽到一記沙啞而陰涼的男聲,緩慢道:“歡迎來到東鎮,弟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