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灣正在看劇本,聽見腳步聲:“你打完電話了?”

阮忱嗯了聲,他坐在許灣旁邊,不急不緩的開口:“我剛剛吃了過敏藥。”

許灣:“?”

她反應很快:“過敏藥在我包裡,你怎麼吃的?”

阮忱:“……”

他麵不改色的道:“我自己有。”

許灣纔不信他這些理由,但他也確實該再吃一道藥。

她放下手機起身,倒了一杯溫水進來,又把過敏藥從包裡拿出來,放在他麵前,還特意給他放了一顆糖在藥旁,然後快速溜進了浴室。

阮忱看著她的背影,唇角不著痕跡的勾了勾。

許灣洗了個頭,又護了膚,在浴室裡磨磨蹭蹭了一個多小時纔出來。

她本來以為阮忱都已經睡了,可當她進房間時,他卻在打電話。

許灣以為他是在工作,便靜悄悄往床邊走去。

路過茶幾上,卻發現他把過敏藥吃了,糖還留在那裡。

不過也是,又不是中藥,扔嘴裡喝水就咽不下去了。

給奶糖這種事,莫名有點哄小孩子的味道。

想到這裡,許灣忍不住笑了下。

不過他也確實是小孩子,比她小六歲的弟弟。

她腦子裡的想法亂七八糟的,忽然聽到正在打電話的阮忱說了句:“她過段時間就會離開南城,靳老那邊我會處理好,我有女朋友了。”

許灣:“?”

電話那頭的人不知道說了什麼,阮忱回過頭看向許灣,低低嗯了聲:“一直是她。”

許灣忽然被他的眼神燙到,不由得側開了視線。

她終於反應過來,電話那頭的該不會是……

威廉吧。

阮忱又淡淡說了兩句後,便掛了電話,朝許灣走過去。

她結結巴巴的問出聲:“是……是你父親嗎?”

“是。”

許灣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垂下了眼睛。

她是見過威廉的,在秦宇暉病房門口。

不用想也知道,威廉對她的印象肯定很不好。

一個害的自己如此優秀的兒子差點毀了前程的女人,他冇找她算賬都不錯了。

就在許灣想的出神時,阮忱已經在她麵前停下。

他微微俯身,和她平視:“在想什麼。”

許灣勉強笑了下:“冇什麼,你父親……剛剛是在問你和那個靳小姐嗎?”

“他是在問靳悅溪,但冇有問我和她。”阮忱繼續,“靳老生病了,靳悅溪雖然回國,但她還冇有畢業。”

許灣愣了下:“她比你還小?”

“一歲。”

許灣噢了聲,又挑了話題:“那……靳老,身體好點了嗎。”

“好點了,明天出院。”阮忱道,“你明天有時間嗎。”

“我……”

“我要去接靳老出院,如果你有時間的話,和我一起,我想把你介紹給他認識。”

許灣整個人都僵在那裡:“啊?”

阮忱道:“看來應該是有時間。”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