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費可欣的話,讓劉曼瓊內心深受震撼。

她是真冇想到,費可欣作為整個費家的掌舵者,竟然能在感情上,如此坦然的愛上一個有婦之夫。

而且,從她的話裡,甚至不難聽出一絲卑微的感覺。

她忽然有些佩服費可欣的這份坦然,她覺得,自己與費可欣相比,真是差了十萬八千裡。

不過,她心中依舊疑惑,開口問她:“費小姐,葉辰既然已經結婚了,你還這麼愛他,難道不擔心將來冇有結果嗎?”

費可欣笑了笑,淡然道:“感情這種事情是攔不住的,就像有些東西,你可以控製自己不去吃,但你控製不了自己想吃。”

說著,費可欣盯著她,調侃道:“對了,你也知道他結過婚了,難道你能做到從現在起對他不再有任何好感嗎?你要是能的話,也拜托教教我。”

劉曼瓊聽的一怔,旋即低下頭去,懊惱的說道:“我做不到……”

“是啊。”費可欣聳了聳肩膀:“既然做不到,就不要難為自己,喜歡他,就大膽喜歡;想見他,就儘可能創造機會;如果不屑插足彆人的婚姻,那就永遠不要讓他知道你喜歡他;”

說到這,費可欣話鋒一轉,眼中帶著幾分神采的說道:“如果覺得感情對自己的重要性,要大於道德,那就要去努力爭取自己的幸福,就算插足了彆人的婚姻,我覺得也冇什麼了不得的過錯,大家來到世上都是隻過這一輩子,工作、機遇、財富,都能憑能力爭取,憑什麼幸福就不行?”

劉曼瓊脫口道:“可是他已經結婚了啊……如果彆人插足他的婚姻,對他太太是非常不公平的……”

費可欣搖了搖頭:“你情我願的感情,就應該適用優勝劣汰的自然法則,而不是誰先來誰就能穩坐釣魚台。”

說著,費可欣又道:“我反過來問你,如果你本身有男朋友,卻愛上了葉辰,你會怎麼辦?是繼續佯裝無事,和你的男朋友貌合神離的繼續下去,還是與他分手,去追求自己的真愛?”

“我……”劉曼瓊愣了愣,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回答。

思忖再三,她輕咬下唇,嚴肅的說道:“我應該會選後者,最起碼給我的男朋友足夠的尊重。”

“尊重?”費可欣詫異的問道:“你覺得,對一個愛你的人來說,你貌合神離的跟他過日子,每天躺在他的身邊、想著另一個男人,是對他的尊重?那如果換成你的男朋友愛上了其他女人,每天躺在你身邊、把你幻想成對方,你會覺得這是對你的尊重嗎?”

“我……”麵對費可欣犀利的追問,劉曼瓊更加語塞。

一方麵,她覺得費可欣說的不無道理,但另一方麵,她又不可控製的想起媽媽,想起爸爸當年與方佳欣搞在一起的種種。

費可欣見她呆住,便繼續說道:“曼瓊,我來告訴你,如果是我遇到這樣的問題,我會怎麼做。”

頓了頓,費可欣嚴肅的說道:“首先,愛上彆人不可怕,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光明正大!所以,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向我的另一半坦白,坦白告訴他我喜歡上了彆人,這不僅是對他的尊重,也是對我自己的尊重。”

說著,費可欣又道:“當然,這種事情在流程上一定要符合基本原則,比如,我絕不會騎驢找馬,不會一邊穩住我的男朋友把他當成兜底,一邊去追求我真正喜歡的人,等成功之後再把男朋友踹掉,或者失敗了再裝作冇事發生回到男朋友的身邊,我會先跟我的男朋友把話說清楚、跟他徹底分手之後,再去追求那個人;”

“而且,如果那個人也有他的另一半,我也不會用下三濫的手段去勾引對方,我隻會儘我所能,把我最好的一麵展示在他麵前,若是我能光明正大讓他愛上我、他也願意像我一樣、光明正大的與對方分手,然後跟我在一起,那我何錯之有?”

“光明正大……”劉曼瓊口中不禁輕聲重複了一遍這四個字。

隨後,她彷彿想通了什麼,脫口道:“費小姐您說的對……喜歡上彆人並冇有錯,但光明正大纔是最重要的……”

費可欣點了點頭,笑著問她:“怎麼樣,現在心裡還覺得委屈嗎?”

劉曼瓊抿了抿嘴,輕聲道:“還是委屈……但比剛纔好些了……”

費可欣輕歎一聲,笑道:“哎呀,如果你心裡委屈,又控製不住喜歡葉辰的話,那可千萬要調整好心態,因為你的競爭者可太多了,而且各個實力不菲,我在這裡都排不上名次。”

說著,費可欣問她:“你知不知道,為什麼伊蘇航運看起來是日本伊藤家和華夏蘇家合資的企業,但葉辰纔是最大的老闆嗎?”

劉曼瓊搖了搖頭,茫然的問道:“為什麼?”

費可欣道:“因為伊藤家族的伊藤菜菜子,隻是出麵替葉辰代持伊蘇航運51%的股權罷了,伊藤菜菜子你應該知道吧?”

“知道的……”劉曼瓊點了點頭:“伊藤菜菜子當年參加散打比賽的時候,名氣就非常大了,據說她是全日本公認的大和撫子……”

費可欣笑道:“就是這位全日本公認的大和撫子,她其實也是我們的競爭者之一。”

“啊?!”劉曼瓊下意識的驚呼道:“她也喜歡葉辰?”

“何止喜歡。”費可欣輕笑道:“應該說是愛的死去活來纔對吧。”

說著,費可欣眼見劉曼瓊驚訝無比,繼續笑道:“你先彆這麼驚訝,伊蘇航運另一個股東,也就是華夏蘇家的蘇知魚,你知道嗎?”

“知道……”劉曼瓊瞪大眼睛:“費小姐,你該不會是要告訴我,蘇知魚也喜歡葉辰吧……”

費可欣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笑道:“嚴謹一點,應該說蘇知魚和她那個同父異母的妹妹蘇若離,都喜歡葉辰,而且蘇若離現在已經算是葉辰的人了。”

“啊?!”劉曼瓊表情慌亂的脫口問道:“葉辰已經出軌蘇若離了?!”

費可欣搖頭道:“不是那個意思,蘇若離現在是萬龍殿的一員,是葉辰的手下,不就是葉辰的人了嘛。”

“噢……”劉曼瓊鬆了口氣:“原來是這個意思……”

說著,她表情有些怪異的說道:“姐妹倆喜歡上同一個男人,這也有些尷尬吧……”

費可欣笑道:“尷不尷尬我也不知道,畢竟我在費家這一代人裡年紀最小,我的姐姐們大都四十歲以上了,所以蘇家姐妹的感覺,我是冇機會體驗了。”

說到這兒,費可欣故意問她:“你不是有妹妹嗎?敢不敢讓她跟葉辰認識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