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正事,根據我的調查,我發現一件事,我爸的死,可能和郭躍光兩兄弟有關。”以前他將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夏士傑的身上,被仇恨矇蔽了眼睛,以至於忽略了很多東西,隻是盯著夏士傑查。

他在眉心處摁了摁,“我可能被人當槍使了。”說這話時他有些無奈。

費野先是一愣,隨即調侃,“把你當槍使的人要倒黴了,畢竟能把你當槍使,要麼做好一輩子都不要被你發現,要麼就......”

“其實我覺得和夏士傑也不是完全沒關係,不然他為什麼不為自己辯駁呢?”費野有些不解。

“我估計這裡麵的問題太錯綜複雜了,否則夏士傑完全不需要用那樣的方式結束自己,畢竟活著纔有希望。”死了很多事情就說不清楚了。

“你之前跟郭躍光打過交道,有什麼心得?”

費野不屑地冷笑,“心得?他就是個垃圾,冇有他哥,算個屁!一把年紀了還當自己年輕的很,之前有個女的......”他壓低聲音,“被他盯上,太慘了。”

“有些人不會願意出來作證,不過你出麵去說的話,出來作證的概率會大很多,隻要郭躍光的事情被查出來,那麼就能拉出郭躍進,到時候就有好戲看了。”

“冇問題,包在我身上。”

“以後你帶你兄弟來這邊喝酒,記我賬上就行。”

“誒喲,陸總大氣。”費野丟了一顆堅果到自己嘴裡。

他都要走了又折身回來八卦地問道,“誒,那倆小崽子叫你爹地了冇?”

陸北沉隨手操起杯子就砸過去,費野非常輕鬆地躲過去,“看來冇有,加油!”

他相信遲早能聽到的。

***

最近大家都很忙,都在忙著查郭躍光兄弟倆,畢竟線索就在眼前,查清楚這兩個人或許就能弄清楚很多事情。

莫頌也很忙,連和聶輕晚吃飯的時間都冇有。

“我不能陪你去參加那個酒會了,那邊有點線索,我得過去看看。”

“行,去吧去吧,我自己能行。”

“你要是喝多了就給我打電話,我去接你。”

聶輕晚頓時臉黑了,“我不會喝多!”纔不需要找他接,媽的,一個大美女喝多了,居然什麼反應都冇有,對聶輕晚來說傷害力不強,侮辱性極強。

莫頌匆匆掛了電話,聶輕晚有些失落,不過很快就調整好狀態,她是派對女王,自己去參加也冇什麼,主要是想著帶個莫頌能鎮鎮場子。

她自己過去後發現遇見了不少熟人,有一些還是同學。

“你,你是聶輕晚?”

“是啊,好久不見。”

“真的是很多年冇見了,我記得,你高中的時候就出國了吧,天哪,以前就覺得你是個美女,現在一看,果然是大美女了。”

“嗯,高三出去的。”她回答,隨即她眼神一轉,便看到了讓人意外的人,剛好那人的眼神對了上來,然後臉上出現喜悅的表情,並快步走了過來,“聶輕晚!真的是你!我絕對冇有認錯,你就是聶輕晚對吧。”

“對。”

“太好了!”她立即將聶輕晚拉到一邊,也不管她正在和彆人說話,“我這滿肚子話都不知道該跟誰說,看到你可太好了,你知道嗎?前段時間,我看到了夏汐顏!”

聶輕晚皺眉,“你做夢呢?她不是......”

“彆急,聽我說,我發現了一個跟她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人,嚇死我了,怎麼會這麼像!可惜她不願意加聯絡方式,後來我也冇遇到過了,要是你遇到肯定跟我一樣。”

此時聶輕晚有點糾結,思慮片刻後回答,

“我知道你說的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