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向英女王瑪麗提議與英國合攻荷蘭,瓜分其大半國土。

雙方竟然一拍即合。

同一時間,這位英俊的奧爾良公爵,還收買策動荷蘭的鄰邦明斯特大主教、科隆大主教,答允說一旦普魯士出兵。

他們也會出軍,並提供普魯士大軍的交通與後勤支援。

於是在十二萬大軍攻入了荷蘭之後,這位公爵才扭扭捏捏的宣佈,普魯士王國,法國向荷蘭宣戰。

英女王接著也向荷蘭開戰。

於是,繼瓜分了波蘭之後,以波旁家族主導的瓜分荷蘭之戰正式打響,由於普魯士軍準備充分,數量龐大。

荷蘭人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同時英倫人在海上展開封鎖,法軍也從荷蘭南部發起了進攻。

一時間貴為世界第一海上強國,世界第二金融強國的荷蘭,麵臨著三麵受敵的窘迫。

在菲利普波旁的指揮下,普軍,法軍得以迅速地占領荷蘭大部分國土,將荷軍分割,孤立在一個個沿海港口裡。

荷軍隻能憑藉強大的海軍艦炮火力,苦苦阻擋。

一時間,普軍竟然攻不進去......

強攻三天無果,菲利普波旁突然兵鋒一轉,竟然命令法軍掉頭向南,派六萬精兵進攻西班牙的弗朗什孔泰與南尼德蘭。

至此。

這位年輕的奧爾良公爵鋒芒畢露,再也不遮掩他的野心了,開始新生德意誌的大規模擴張戰爭。

毫無疑問這是一場統一歐洲之戰!

可一場意外發生了,被議會派禍害了長達幾十年之後,荷蘭人的愛國能量突然爆發了。

條頓騎士的血脈甦醒了,以決堤的辦法,阻止普軍占領阿姆斯特丹,並且推翻了議會派的統治。

荷蘭人重新把自家皇室的奧蘭治親王抬了出來,重新擔任荷蘭執政,這位奧蘭治親王還真不是蓋的。

還真把殺氣騰騰的普軍給擋住了。

與此同時,英倫艦隊也開始進攻荷蘭,但是,被忠勇的荷蘭海軍在海戰中打了個稀裡嘩啦。

一時間戰事陷入僵持。

開戰三個月後,參戰各方覺得冇有再打下去的必要了,便開始議和,荷蘭王國吃了大虧,被迫與普軍締結了城下之盟。

為了息事寧人,換回喪失的大片國土,荷蘭執政奧蘭治親王答應製服一筆钜額贖金。

鬆江府,外島。

手持密奏,周世顯摸了摸頭,腦海中浮現出那位英俊瀟灑的奧爾良公爵,那張陰柔的麵孔。

“這貨......”

倒是小看他了。

不過這事兒在周世顯預料之中,整個歐洲最精華的部分都在普魯士這一片兒,人種,基因傳承決定的。

畢竟這個世界上優秀的民族都不容小覷,和沙俄瓜分波蘭,和英倫瓜分荷蘭,這都在情理之中,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不這麼乾就不叫德意誌了,這個王朝從建立的那一天開始,就充滿了擴張的野心。

讓周世顯意外的是,荷蘭人竟然守住了阿姆斯特丹,雖然陸軍損失慘重,可海軍主力實力未損。

這讓周世顯扼腕歎息。

“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