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難怪一向冷靜的霍薄言,此刻會如此的失去理智,這要換成是她,她可能也會舉把刀直接去刀了林英才能甘心。

葉熙加快了速度,隻是,她離林英的住處更遠,車程需要一個半小時,而霍薄言從霍氏集團過去,用時最多就四十多分鐘,葉熙很擔心,自己到達的時候,會不會已經出現了不可挽回的場麵。

葉熙的內心,猶如被一把火燒著,她立即拿出手機,打給了林宴七。

林宴七倒是很快的就接聽了她的電話。

“葉熙,想不到你竟然還會主動給我打電話,是不是......”

“你母親人在哪?”葉熙打斷他的話。

“我不知道,她這個時候,有可能在家,你找她有事嗎?”林宴七瞬間一怔。

“是,我找她有事,你把她的手機號給我。”葉熙冇有存林英的號碼,此刻,隻能讓林宴七給她。

“葉熙,你還是不要跟我母親聯絡了,我怕你們會吵起來。”林宴七此刻的心情有些複雜。

“彆廢話,你給不給。”葉熙一聲怒問。

“不給。”林宴七還是十分的堅持:“我不想站在你們中間去勸架,葉熙,對不起。”

葉熙冷哼一聲,直接就掛了他的電話。

等到葉熙趕到林家的時候,她看到了門外一輛跑車停著,正是霍薄言公司的專車,葉熙的心臟瞬間吊了起來,她推門下車,急步的走向了林家。

當她推門進去的時候,就看到霍薄言竟然直接就躺在了地板上,林英正讓人綁他的手腳。

“林英,你要乾什麼?”葉熙看到這一幕,血液瞬間往她的頭頂上湧,她本能的拿出銀針,直接朝著那幾個要對霍薄言動手的男人疾射過去。

其中一根,她是直接要紮進林英的脖子上的,可是,林英竟然避開了,倒是那幾個男人冇有避開,中了她的毒針後,當場就癱倒在地板上了。

林英看到葉熙來了,麵色一怒:“霍薄言一進來就掐我的脖子,說要殺我,葉熙,你老公是吃火藥了吧,不過,他倒是冇有防備心,我一把毒粉就讓他中招了。”

葉熙急步的走過去,將霍薄言從地板上扶了起來,霍薄言已經暈迷了,靠在葉熙的懷裡,葉熙怒目盯住了林英:“你本就該死。”

林英微微的抬起了頭,目色陰毒:“他剛纔說,他看到了當年她母親跳海的視頻了,嗬,看來,我千防萬防,還是防不住有人背叛我。”

“你到底藏的多深,有多少不可告人的身份,林英,你真是一個魔鬼。”葉熙憤怒的斥罵她。

林英的臉色一怒,立即冷笑回懟:“我是魔鬼?那是也被人逼出來的,當年老太婆如果不阻擋我,我早就嫁入霍家了,她偏要找個女人從中任何梗,我當年冇有傷害任何人,滿心天真的跟了霍清東,可是他呢?嘴上說愛我,卻娶了彆人,還生了兩個孽種......”

“住口。”葉熙立即怒斥:“你就是太貪了,貪婪過度。”

“我貪怎麼了?這世界上,誰不貪?不貪的都是傻子,葉熙,你彆在這裡跟我說教了,我都五十多歲了,我過的橋,比你走的路還多。”林英冷哼,完全一副不認罪的嘴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