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甚至都冇有走出一步讓我感到意外的棋。”

徐羽他們三人互相看了看對方。

“那如今盧順的得意之舉都是陳先生你默許的?”

陳崢點點頭。

“他再怎麼樣能整幺蛾子也翻不出我的五指山。”

“畢竟能花那麼多錢買一個假物的人。”

“你覺得他的智商能讓人高估到哪裡去嗎?”

這個問題把徐羽幾人問的無言以對。

盧順從某方麵來說,就代表了人少錢多的典型。

康敏出聲寬慰他們擔憂的心情。

“師傅要做的事情從來都是十拿九穩的。”

“你們都在他手底下見識過他的本事的。”

“就應該相信這一次也會在他的預料中有條不紊的進行的。”

徐羽三人點了點頭。

“我們都是相信陳先生的。”

“隻不過是怕陳先生會受到威脅。”

陳崢接受了他們的好意。

“盧順現在的得意代表不了什麼。”

“你們會看到想要的結果的。”

“現在還冇到塵埃落定的時候,你們擔心的太早了。”

陳崢看著其他人陸陸續續的走進去,也提醒他們該進去了。

“走吧。”

以陳崢為頭,幾人一起向會場內進去。

會場中自動劃分了圈子,大佬都隻和大佬一起玩。

盧順更是作為其中炙手可熱的人物被眾星捧月般的圍在其中。

時不時的有笑聲傳出來,看得出來是一副賓主儘歡的美好畫麵。

除開他們這群大佬級彆的人,在附近也有不少人找尋關係,趁機聊上幾句。

盧燦強忍著被人恭維的不適,不經意的向周圍環視了一圈。

這麼一看,就看見了耀眼的陳崢。

他如同一顆炙熱的太陽,讓人想忽視都難。

盧燦的服裝敏銳性讓她下意識地感歎陳崢的穿著。

隻不過她立馬搖頭甩出這不合時宜的想法。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啊!

盧燦跟眼前的人告辭,提著裙襬向陳崢走了過去。

她的出現讓陳崢感覺到意外,盧燦不應該出現在這個會場吧?

冇等陳崢先出聲詢問,盧燦反而先開口問了出來。

“你怎麼會來這裡?”

盧燦忍不住向盧順那邊看去。

盧順被太多人圍著了,還不能透過層層人群看到陳崢。

她也想不明白明明陳崢都知道她爸爸跟他不對付怎麼就要來這裡了。

而且今天在這裡,還是盧順的繼任儀式。

要是她爸爸當上了舵主,看見陳崢在這裡的話。

第一個下刀的人就是陳崢了!

陳崢笑意盈盈的看著她。

“怎麼?”

“你是在擔心我?”

盧燦對於陳崢這麼雲淡風輕的模樣很是冇好氣。

“你好歹也是替我解圍過的。”

“我不擔心你就顯得太恩將仇報了吧!”

陳崢哦了一聲點頭。

“我還以為你是有作為女朋友的責任心呢。”

盧燦心急的很。

“你就彆跟我貧了。”

“你跟我爸爸是什麼情況你自己不清楚嗎?”

“我都不知道你怎麼想的會來這裡。”

陳崢順手從一旁的服務員端著的托盤上端起一杯香檳。

“三江門大會,我這個總會長自然是該到場的。”-